天海将帅誓死捍卫中超资格,相信足协公正裁决!

开心果 足球比分 05-22 16:18:03 12

原标题:天海将帅誓死捍卫中超资格,相信足协公正裁决!

全文 2261 字,阅读时间预计 5 分钟。

昨天,中国足协在香河足球训练基地召开会议,主题便是就天津天海俱乐部股权转让问题是否合规进行询问并且投票。虽然听证会的结果并未公布,但根据会后各方声音来看,天海的情况并不乐观,如果从股权转让上便被中国足协否定,那么联赛准入将无从谈起,解散也将很可能是天海未来的命运。不过,就在今天下午,事情又有了新的变化,天海俱乐部已经向中国足协发去了 “关于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参加 2020 赛季中超联赛准入事宜的函” 并表示,如果新投资人万通控股受让俱乐部股权的转让不能被批准,天海俱乐部将通过自筹资金的方式,保证在 2020 赛季中超联赛完整参赛的全部费用。而就在晚间,天海教练员和球员也向中国足协发表了一封名为《誓死依法捍卫踢中超的权利》的公开信,表达了誓死捍卫中超资格的决心,以及准备好过穷日子的立场,并恳请中国足协不要凭主观担忧、推测和判断,剥夺球队的准入资格。

其实,从昨天足协听证会得到的信息来看,足协始终未对天海俱乐部是否符合中超准入审核条件有所表态,而是认为万通投资控股的财务状况并不符合《中国足球协会职业足球俱乐部转让规定》里对受让方资质的规定,也就是说,最后那次投票的结果极有可能是宣布这次天海俱乐部的股权转让无效。按照《中国足球协会职业足球俱乐部转让规定》, 1 月 10 日(赛季结束至第二年 1 月 10 日前完成向中国足协的材料申报)是股权转让最后截止日期,其实单凭这一条,此次万通控股收购天海就不符合规则。但事实上, 考虑疫情以及中国足球的现状,这个问题并非焦点,如果在这个问题上设卡,于规则无可厚非,但于情于理似乎也难以服众。

相比之下,足协对于转让规定的另几条审核得更加严格,那就是:最近两年的所有者权益至少应达到此俱乐部所在级别联赛准入规定中要求的最低所有者权益的五倍;受让方最近两年的财务状况应为盈利;最近一期末不存在未弥补亏损。据《足球》报报道,2019 年 2 月,万通投资控股以 8.2 亿转让万通地产 10% 股份,目前万通投资控股仍旧拥有万通地产 20.3% 股份,但已经质押 16.71% ,质押期限到 2023 年。此外,《中国经营报》曾有报道,万通地产的运营情况也不乐观。或许,这才是投票结果对万投资通控股和天海不利的根本原因。

如今在股权转让有可能不能成功的情况下,天海方面只能启动 B 计划,即天海俱乐部的主体先不变更,万通先以赞助商的方式赞助天海俱乐部,待到符合转让资质条件时,再按转让规定要求进行转让。这样的方式并非没有先例, 2018 年 2 月,大连万达接手一方时,也已经过了 1 月 10 日这一股权转让的截止日期,当时他们采取的办法便是 将股权转让事宜暂时搁置, 先由万达作为赞助商注资,来保证俱乐部未来的正常运营。而从天海的实际情况来看,这也的确是一个出路——万通投资控股和天海俱乐部并不存在关联关系,只要能以赞助商的方式拿出足够支持天海打满整个赛季的资金或相关证明,天海就有活下去的希望。这样一来,股权转让的合规性便不复存在了,天海的资金状况能否达到准入标准再度变成了核心问题。

而今天下午天海俱乐部的行动也印证了这一点。天海俱乐部向中国足协发函表示,如果新投资人万通控股受让俱乐部股权的转让不能被批准,天海俱乐部将通过自筹资金的方式保证在 2020 赛季中超联赛完整参赛的全部费用。此外,天海俱乐部同时强调,其与万通控股达成协议,由后者提供的 2.5 亿元资金仍将以赞助费的形式用于天海俱乐部 2020 赛季参赛的运营,再加上俱乐部应收的 1.17 亿元(含此前球员转会收益 8500 万和上赛季中超分红 3200 万),以满足俱乐部 2020 赛季中超联赛全部费用。

从目前情况来看,万通投资控股似乎已经接受了天海俱乐部股权转让很难在本赛季内落实的现实,而只有让天海通过准入,未来关于股权转让的进一步操作才有可能。那么,天海究竟是否满足准入规定呢?按照《中国足球协会职业俱乐部准入规程》,俱乐部需要达到体育标准、俱乐部基础设施标准、人员与管理标准,法律标准和财务标准五大标准,才能通过准入,而在 “财务标准” 一项中,又共有 10 条规定。其中,足协规定中超俱乐部的所有者权益最低为 3000 万元人民币,天海目前的资金状况显然可以达到这一要求。另外,其中第 8 条规定表示,如果准入申请者在递交的年度审计报告方面不能满足要求,则必须准备和提交未来的财务信息,从而向准入批准方展现直到授权赛季前继续作为持续经营实体的能力。简单来说,3.67 个亿能否保证天海持续稳定地完成 2020 赛季将可能是中国足协考量的关键问题。

在金元风暴盛行的年代里,中超保级俱乐部的投入往往都要超过 5 个亿,这样看来,3.67 亿的赛季预算确实有些紧张。不过,随着2018年年底 “四大帽” 政策的落地,中超球队的运营成本正在逐年下降。按照规定,2020 赛季,中超俱乐部的支出限额为 11 亿,俱乐部投资人注资限额为 5.6 亿,俱乐部亏损限额为 2.9 亿,俱乐部薪酬比例不得超过 60% 。在这样的情况下,各俱乐部都必须要开源节流,降低运营成本,像天海这种从当初一掷千金到现在只能小本经营的俱乐部尤其如此,这似乎也不违背中国足协对中超联赛进行改革的初衷和方向。

在递交足协的公开信中, 天海教练和球员已经表态,目前已做好新赛季开赛的一切准备工作, 恳请足协以公平公正的态度来严谨、妥善地处理天海的准入问题。其实,无论是中国足协和天津天海一轮又一轮的 “提问和回答” ,还是天海将帅一次又一次的决心表露,背后都是希望中国足球健康发展的共同心愿。中国足协在努力维护,天津天海在积极争取,教练球员不惜过穷日子、苦日子,站在不同的位置上,各方都在用不同的方式做着自己的努力。相信作为行业管理者,中国足协会从大局出发,统筹考虑联赛的健康发展和俱乐部、球员的现实生存,在尊重事实、尊重规则的情况下,对天海的准入做出公正的裁决。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

分享: